南海之戀 〈應觀眾要求 加長完整版〉南海之戀第二十章 隔天,劭華和慧琳依照傳統習俗,在台北來來飯店宴請女方賓客;慧琳一大堆引頸盼望一睹新郎倌廬山真面目的親朋好友,總算見到了劭華,也都對慧琳能在風雨中,分秒不差地掌握住這位文質彬彬又誠懇可靠的如意郎君,深深地感到佩服。劭華的系主任被奉為證婚人,這時才在主桌上簽下了字,正式完成了婚約。 兩人的蜜月是在日月潭和九族文化村度過的。劭華和慧琳都已經多年未曾探訪日月潭,這下可是在良辰下欣賞美景,潭景果然變得楚楚動人。特別是在雲霧氤氳的晨間,分別在教師會館和文武廟眺望潭面時,就宛如面對著一個靈慧飄逸的含苞少女,劭華和慧琳都深深為這副景色著迷! 新婚後的一個月,劭華和慧琳暫住在慧琳家中。慧琳還有假期的輔導課要上,劭華每天到萬華火車站接送,小夫妻的恩愛情景,讓慧琳的親友都感到欣慰不已。劭華日也思、夜也想,就怕嬌妻的火車早到,會讓徒步歸家的慧琳在途中發生意外,每天早早就到站等候,十指相扣地挽著新婚娘漫步回家,羨煞車站中一堆等車的乘客,慧琳自然更是感動不已! 由於慧琳的工作無法離開,新婚才一個月的劭華又匆匆回到了巴城,繼續和論文大綱奮戰不懈。賢慧體貼的慧琳,在高峰百貨購買了一斤三千元的高山茶葉,寄給夫君品茗,劭華喝著包含著無限愛心的絕品烏龍,不僅文思泉湧,而且論文大綱出奇的順利、快速地過了關,即房屋貸款刻進入修讀博士的最後階段 - 論文撰寫。 好不容易熬到了暑假,慧琳迫不及待地直奔巴城;小兩口可是「小別勝新婚」,整天暱在劭華房間,三天下來幾乎足不出戶。然而,王子和公主的蜜月假期已然終了,問題開始出現…。 這天,劭華開車帶了蕙玲到內港逛街,慧琳帶了蜜餞和零食,在車上沒地方擺放,暫時就擱在前方的儀表板上。這不僅破壞了前視線的美觀,也讓劭華開車時分神,劭華說話了: 「慧琳,請把零食收好,別把你家的壞習慣帶過來!」 這下可好了,慧琳一下就頂了回去:「劭華,你這是什麼意思!什麼是我家的壞習慣?」 「沒錯啊,你家裡東西都亂放,你不要到這裡來也是這樣。」劭華不想讓步。他母親受的是日本教育,家裡平常都收拾得一塵不染;他不希望未來的家中,會像慧琳家裡一樣。 「我家裡的東西可是『亂中有序』的,姊姊的小孩太小,不可能隨時都收拾整齊,房子亂點要拿東西時反而方便!」慧琳振振有詞地反擊。 「你這是什麼歪裡?亂就是亂,還有『亂中有序』的,我可沒聽過!」 「你任何事都不要批評到我家裡,我就是我,別扯到別人!」 「好!你把零食拿走就對了!」 「你這哪裡能擺放零食的?不放那裡,要放哪裡?」 「我不管,你自己想辦法。反正儀表板上就是不能放東西!」 慧琳不理劭華,噘著小嘴偏過頭去,再也不說一句話!回到家裡開始和劭華打起冷戰,不再做飯菜給ARMANI劭華吃。劭華只好恢復單身生活,以「一級棒」泡麵加上蔬菜和蛋花裹腹。晚上想到台語有句話說:「夫妻床頭吵,床尾合。」看看夫妻燕好之下可否解決問題,沒想到碰了慧琳一下,卻被她一手打回,真是自討沒趣。僵局持續了一個星期,還沒有解除的跡象。劭華開始急了,心想要是不讓步,雖然室友Jim沒說什麼,但總是讓人家看笑話。好吧,我讓: 「慧琳,對不起啦,是我不對,我不該扯到別人!」 「知道就好,不要只用你的觀點看問題,你認為不對的,其實並不一定,懂嗎?」 劭華悻悻然不願回應,但總算了結了這個事件。劭華心想:真是莫名其妙,亂放東西的人居然是贏家!好吧,算我說話不小心,倒楣! 又過了幾天,慧琳用劭華的牙膏刷牙,劭華看到慧琳擠牙膏的方式很怪,她不是由後方逐步往前擠,而是忽前忽後隨意地擠,讓整條牙膏凹凸不平,不像劭華是很有規則地逐步往前壓捲過去,剩下的前面部分飽滿圓滑。劭華用慧琳擠過的牙膏來用,心中頗不是味道,他隨口說道: 「慧琳,你擠牙膏可以像我一樣,從後面逐漸往前擠嗎?這樣牙膏看起來比較整齊!」 「幹嘛?你管我怎麼擠牙膏?我又沒有浪費掉你的牙膏!」慧琳覺得莫名其妙。 「可是,你擠得亂七八糟的,這是我的牙膏啊!應該照我的方式擠牙膏才對吧!」劭華實在受不了,為何舉手之勞也不願意注意一下。 「拜託,你別管我這種小事情好嗎?」慧琳還是不願馴服。買屋 「可是,這是我的牙膏啊!我看它變成這副德行,不舒服呀!」 「你慢慢不舒服吧!我才懶得管你,你也別來管我!」 「呵!你這個人,怎麼這麼不講理?」劭華真不是滋味。 「不講理的是你!你管人家如何擠牙膏,你有病啊?」慧琳不甘示弱地。 「我就算有病,你也不應該不尊重我的牙膏!」劭華已經是滿肚子的火。 「好吧,我不用你的牙膏可以了吧?你也別想吃我做的菜!」慧琳又發火了。這下子冷戰重新開始,劭華一周內沒有再吃到慧琳燒的菜!慧琳自己是沒問題的,因為劭華餐後就會去圖書館,劭華出去後她自己隨便就能弄點吃的;但劭華在用餐時間回來時,慧琳偏偏就是不做菜,劭華也只好「無言以對」。一周以後,又是劭華道歉了事! 劭華開始感受到婚姻生活的另一面,結婚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;竟然引發冷戰的都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而慧琳居然態度這麼硬,可以狠下心來打上一周的冷戰,這可不是劭華能預料到的! 第三次的齟齬,則是為了買菜。劭華每學期都必須在論文研討會上台報告,壓力其實很大,任何可以節省的時間都會充分利用;這種心理慧琳難以理解。他帶慧琳去大賣場買菜時,居然沒有聽進崇敏夫人的抱怨,放聰明一點,竟然學起崇敏,要慧琳自己進去買,約好時間才去載她。慧琳的英文久來疏於磨練,一下子被放在賣場當中,感到極度不便;而且想想自己千里迢迢到美尋夫,兩個月下來頂多也不過買ARMANI個三、五次菜,劭華竟然連這點時間都不願意陪她,越想心裡越氣。坐上劭華的車回家時,已經開始不講話了。 「幹嘛?怎麼啦?我又哪裡得罪你了?」 「你自己想想!」 「我沒做錯什麼啊?你發什麼脾氣!」 「你把我丟在大賣場那麼久,你不會不好意思?」 「不是都說好的嗎?如果你覺得不妥當,你可以告訴我啊!為什麼剛才不說,現在才在發脾氣?」 「你就是這樣,凡事都以自己為主,就不會主動為別人想想!」 「怪怪,我又不是你,我怎麼知道你怎麼想?你的想法不說,我怎麼知道!」 「你就是這麼自私自利,只想到自己,不會為別人著想!」 「你別這麼說,我在銀行工作時,人緣可是好得很,離開時參加送別餐會的人可是超過了送經理的!」 「你就是這麼自以為是!我的人緣才好呢!你去我學校問問看,那個不說我懂事!你懂事嗎?你自己去看書,丟下我不管,這是一個新婚丈夫應該做的嗎?你看書看得高興,但是你的快樂是建築在我的痛苦上,你知道嗎?」 劭華真的不知如何回應,他開始覺得,女人似乎和男人不同,難搞得很!冷戰三度展開,而且非常嚴重,慧琳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不說話了。劭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:為何我以前在銀行,從上到下都處得那麼好,在這裡卻連個老婆都搞不定?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,竟然可以和我鬧上一周的彆扭,完全不管我還有個室友,就這樣讓我難堪!如果才來幾天就出現這麼多辦公室出租問題,那麼以後要如何共同生活?劭華開始思索著:這個沒有試煉過的婚姻,可能真的是太過匆促了!如果要離婚的話,晚離還不如早離! 劭華心想,所謂「新車落地減十萬」;離婚,對女人的「折價」效果當然遠遠超過男人,說不定可以作為「談判籌碼」。於是,晚上夜深人靜時,狠下心來對著慧琳說道: 「慧琳,如果這趟來美國,讓你受到這麼多委屈的話,將來我們怎麼相處?」 「沒錯,所以你必須調整你的說話和思考模式!」 「好,但是…難道你就不需要調整自己的模式嗎?」 「不需要!我最瞭解自己,我向來就是會為別人著想的!需要調整的就是你!如果你還是我行我素,我們以後沒辦法共同生活!」 「好!但如果我不調整自己的模式呢?難道你就要離婚嗎!」 「離婚?你以為離婚這麼容易嗎?可以啊…你結婚時花費了二十幾萬元,這趟來美國又拿了我三十萬元,你先還我這五十萬元,再來和我談離婚!」 劭華呆坐在床邊,半晌說不出話來…。原來,他以為提離婚可以嚇嚇慧琳,讓她收斂一點,尊重些她這個老公;但是看來,靈慧、飄逸的另一面可是伶牙利嘴、不留情面啊!這個婚,如果真要離的話,還必須向父母親低頭下氣拿錢,真是丟人現眼的!劭華這下子可真碰到難題了。他起身出了房間,向還為就寢的Jim要了根煙,到戶外的走廊抽了起來,仔細思索這個婚姻到底是因為自己「達達的馬蹄」才造成的「美麗的錯誤」,還是它ARMANI原來就是一個陷阱,讓所有的男人都會因為女人擁有的做菜技巧,以及掌握了性的供給而被套牢,終其一生地成為女人的工具和玩偶!所以,踏入婚姻是在「作繭自縛」,「門外」的人拼命想進門,「門內」的人拼命想逃出?… 可是,換一個角度來看,劭華又想起了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這句話。我要看書,的確冷落了慧琳;要是我是慧琳,應該也會感到不舒服的,夫妻相偕購物,本來該是浪漫而愉悅的共同經驗,卻變成了慧琳要扮演一個獨角怨婦的角色,讓她對新婚的憧憬完全破滅,也難怪她會生氣。但話又說回來,我之所以會棄他而獨自唸書,也是為了雙方的未來,我是在辛苦地工作,又不是在吃喝玩樂,她也應該體諒才對啊!那麼,即使我算有錯,難道她一點錯也沒有嗎?為何她一口咬定只有我錯呢?是她不講理,還是我的思考有盲點呢?但她說的似乎也有道理,她的人緣在學校裡是很好沒錯,…但我在銀行上班時,可也是廣受歡迎啊!我不僅被高層賞識,連低層的小妹們,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啊!… 劭華終於慢慢理出一些頭緒:沒錯,一個良好的婚姻是需要雙方共同努力、相互體諒的。但是,正因為女人的「折價」更高,「付出」更多,造成她們對丈夫的期望更高,會期待丈夫們在婚後能夠更加地關心、體貼她們,這種需要「補償」的心理,反而容易造成男人們的誤解,認為女人不講理、愛鬧彆扭! 煙抽完了,劭華愉快地進了房間,拍了拍躺在床上假寐的慧系統傢俱琳,體貼地說道: 「慧琳,我懂了,明天起,你會看到一個嶄新的劭華。我不會辜負我們的『風雨奇緣』,你不要再生氣,免得傷了自己的身體,好嗎?」裝睡的慧琳聽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劭華,心中既驚又喜,但也不知真假,只好翻個身,希望真有個美夢! 慧琳的確不該生氣,在離開美國之前,她感到身體不適,既沒有胃口、又有嘔吐感。到醫院檢查,發現竟然已經懷孕!「重新做人」的劭華,沈浸在即將成為人父的喜悅中,對這個馬上要回台的辛苦準媽,當然是百般地憐愛和不捨。算算預產期會在明年的四月底,學校還在期中。是要在美國生產,還是在台灣,需要預作準備和安排,慧琳徵詢劭華的意見。在約翰霍浦金斯的台灣留學生夫婦,全部都有在美國生產的經驗,也都自然成為「美國人的父母」,慧琳預期劭華大概也會要她辭掉工作,到美國專心待產。但是,劭華卻說: 「回台灣吧!兒孫自有兒孫福。有能力的話,我們到哪裡都行;沒能力的話,到美國來還是不行!」於是,劭華和慧琳成了霍大當時台灣留學生中,唯一沒有成為「美國人的父母」的夫妻! 慧琳是個極為聰慧的女孩,結婚前,為了協助家裡的經濟負擔,在教書之外,還兼了幾份家教;和劭華結婚時,自己也已經有百萬存款。結婚後被劭華「不知不覺」地用了五十萬元,經過「離婚風波」的提醒,劭華也深感內疚,決定邊唸書邊打工賺錢。他在慧琳離美後,找到附近賓州州立大學約克城校區的ARMANI兼任講師工作,並且向外籍學生顧問室申請工作許可,因為外國留學生在校園打工是合法的,但在學習中申請工作許可的條件,卻必須是遇到「無法預知的經濟巨大變動」!劭華以無法預知會「結婚」,而這造成了經濟變動,需要打工為由,居然順利申請到工作許可,在留學生之間引起了相當的矚目! 然而,論文寫作的工作卻因此受到了干擾,而待遇也是有限。劭華決定回國繼續論文寫作,但同時找一個學術性的一般工作,來獲得穩定的收入。正好,國內一所極著名的研究機構向外徵才,劭華把握了哥大唐達標告知的機會申請,藉由本身已有兩個碩士學位,加上Balassa和Walters兩位指導教授的推薦,順利取得了工作,回到國內,成為國內學術界的一員。他以論文的發表當成工作的成果,兩年半後完成了論文,取得了博士學位,並已在國內頂尖的學術期刊發表了兩篇論文,三個月後順利升等為副研究員。 劭華和慧琳在兒子問世之後,又獲得了一位女兒,雖然養兒育女的工作繁累,但劭華和慧琳都已經學會如何和樂相處,逐步邁向幸福快樂的境界。慧琳更成為同事親友之間的「心理諮商顧問」,深獲大家信賴;金牛座的她也深諳理財之道,不僅讓劭華無後顧之憂,還能在股市和匯市上頻頻獲利,令身為經濟學博士的劭華自嘆弗如!慧琳每天為劭華準備便當,讓劭華不必擔心風雨、酷熱或衛生問題。周末,劭華都放下工作,徵詢慧琳的意見,全家出遊休憩散心;在取得慧琳的同烤肉食材意之下,才放心回到研究室繼續鑽研。劭華逐漸成為國內貿易和發展方面的著名學者,擲地有聲的文章論作不時出現於國內媒體,受到各方重視,慧琳也深感榮耀。 立功在劭華回國一年之後,獲得了博士學位,回到國內另一所著名的研究機構,和劭華一起為國打拼。他們們都沒有忘記出國的初衷,選擇了和許多人不同的道路,繼續步向人生的旅程。… 這天是周末,兩個寶貝都去補習了,劭華和慧琳在歷史博物館看完了展覽,順便就沿著南海路,散步到隔壁的植物園去,回到了二十年前邂逅的涼亭。慧琳凝盯著田田的荷葉,對劭華問道: 「如果當初…我們沒有進這個涼亭的話,今天…是不是就沒有這兩個寶貝了?」 「不會的,你知道,我是『絕對的宿命論者』,我認為…如果當初我們沒有進來的話,我會繞過去找你的!因為,我一進園來就看到你的披肩長髮,我不會讓你逃走的!或者說…上天不會讓我們差身而過的!」 「討厭!你又來這一套了!」慧琳搭著劭華的手,繞著荷花園漫步。已經快中午,慧琳隨口問了一句:「中午要吃什麼?」劭華馬上回應:「到我們的『幸福之路』-南海路去,二十年前我們一起喝『南山咖啡』,今天可是要吃『南山鐵板燒』!」 劭華和慧琳十指相扣,相互依偎地徐徐向南海路走了過去!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宜蘭民宿
創作者介紹

pp56ppbq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